Yours_柯基

玲珑塔里有龄龙。

龄龙 三节拜花巷了解一下
图cr.本人


        🌟龄龙11.24首次专场应援公示🌟

⭐️The Universe are your, your are not outside the universe nor inside it.⭐️

Weibo:
Photo By.@KOKi柯基_ 
Design By.@鹿茸茸茸茸容 


占个tag抱歉啦
给两位老师打call☎️一份小小的应援
小卡在11.24当日保留七十套,剩余的二十套会在十一黄金周的某一天的天桥门口发放🙋认准柯基,汪。
后方陆续的贴纸和钥匙扣在11.24专场时会在门口发放💕
来叭来找我领小卡!
🌠About照片:
王九龙,张九龄单人card:头像、文案均出自自己的爪,主图为两位老师微博照片
双人card:头像为九龙微博照片,主图为自己拍的「无水印的也可以找我要吖」
⏱About时间:
十月四日晚:三庆园门口
十月五日晚:广德楼门口
「⬆️这两个地方两天如果离得近的小可爱也可以去找我要噢」
十月六日下午:天桥门口
「十月五日下午可能在三里屯德云社附近也可以抓到我」
开场之前
📍About地点:德云社三庆园、广德楼、天桥门口 and 我的位置上找我
「碎碎念:还是私信最好,因为还早啦」
✅关于要求:私信 or 超话六级以上都可以

👻如果不能领取的小可爱们我们11.24见!再如果11.24去不了的话可以私信敲我喔,具体事宜我会私信der!爱你们
⬇️ 这是三张小卡的预览

😭😭廉阁也太好吃了呜呜呜

-也不知道是什么AU随手速打
-大楠第一人称视角
-虽然还有一些OOC
-还有总是脱离不了的父子哏

“儿子我想你了”
半夜亮起的手机上,备注黑儿子的人突然发来这么一句话,坐在书桌前点开手机,顺手就回复过去。
“怎么了儿砸?想你爸爸我了?”
放下手机写完手稿,瞄了一眼手机,发现手机在这段时间里并没有多的消息发过来。洗漱完蹑手蹑脚地回卧室上床,掀开被子躺进被窝的一瞬间,身边的人像八爪鱼一般的抱了过来,手机还亮着在微信消息界面。关上人的手机找好姿势把人拥入怀中,轻轻的亲了下还有些婴儿肥的侧脸。
“儿砸我想你了,还有,爸爸爱你。”
怀中的人在嘟囔着什么。
我也爱你,晚安。

我在诗里看到了你💕
【P5是大楠微博发的不带logo的原图】
【你要是问我为什么有这张图】
【我只好回答你因为图是我拍的】
Cr.KOKi_

【龙龄】你丫的穿我衣服干嘛?

-欢脱向 些许OOC致歉
-Point龙龄
-每个时空的他们都是最好的
-瞎jir写
-想要你们的评论和小心心


在这普通的一天,王九龙做着普通的饭,很普通的放进了普通的盐....
打住,画风好像不太对。王九龙哼着普通Disco正在给小黑总做着饭,忽然手一抖盐放多了,就关上了火,稍微翻了几下倒进了垃圾筐里。放下锅的大楠走到客厅角落的冰箱拿鸡蛋,忽然一转眼看到沙发上瘫着的小黑总不知去向,左手里拿着俩鸡蛋右手拿着铲子的大楠喊了一嗓子。“九龄宝,人呢?”发现没人理,顿了顿更大声的喊了出来“张九龄你丫的给我出来!”
另一边小黑总正在哼歌收拾衣服,不知道怎么就今天心情那么好想收拾收拾自己的衣柜了。打开柜子的一瞬间张九龄瞬间就想放弃收拾柜子这个想法,在把一层的衣服腾干净了之后,眼尖的九龄看到了一堆黑白的衣服中有一件黄白条纹的短袖,又称九字科科服,只有王大楠这位白到反光的人才买了黄白的。突发奇想的就拿起来这件衣服前后看了看套在了自己的身上。男孩子们在家也就是一件背心一个裤衩就在家随便晃悠了。本来大楠就比九龄高一截,衣服穿的大一两码也正常。这件短袖套张九龄身上就显得很大了,下摆正好耷拉在裤衩边缘,袖子挺长的到了胳膊肘,这边小黑总正美滋滋套着衣服,那边大楠就喊他出来。
本来九龄是不想理大楠,结果跟吃了炮仗一样喊大名,这可把张九龄惹急了,衣服都不收拾了直接穿着拖鞋走出来,“儿砸叫你老父亲干啥?”大楠正想回怼,一转头看到了穿着自己短袖的小黑总,张大了嘴盯着人看了好几秒,咽了口口水才回怼到,“你丫有病吧穿我衣服干啥?”九龄觉得挺随意也懒得理他,拿着手机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。王大楠同志忍住自己内心的本能,拿着鸡蛋和铲子就去厨房继续做饭了。
做完饭吃完饭的俩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起瘫在了沙发上,小黑总躺在大楠腿上玩手机,大楠靠在沙发背上玩手机,打的王者,虽然俩人技术不怎么的吧但是很喜欢玩这个游戏。打完排位也没上几颗星,大楠放下手机之后,低头亲了下九龄的额头,张九龄内心想的是我儿子怕不是疯了吧没事亲我干啥啊……这边大楠对着小黑总笑了笑,把他的头挪到了沙发上,自己坐在一边。九龄还好奇呢,忽然有点口渴,就起来走到桌子边倒了杯水喝。喝完放下杯子准备走,突然感觉眼前一晕自己就被打横抱起来。
“妈的王昊楠你有病吧!把爸爸放下来!”
“谁他妈让你穿我衣服呢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拉灯——————
大楠是被九龄踹起来的,还晕乎着的小黑总第一句话就是:你去把衣服收拾了去。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会这么沙哑,大楠赶紧笑嘻嘻的端了杯水过来,伸手把人圈在怀里揉腰。
“哎呦九龄宝我以后轻点....”
“谁他妈信你鬼话...”
今天又是王九龙被踹下床的一天呢

我自己的观点,你骂我我也说,打死不删。

辣鸡们..长点心吧

Anormalpsycho:

作为一个云社的相声迷,我不能说我特别喜欢谁,我都喜欢,每一对我都喜欢,每一对都有各自的特色,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,看视频的时候会发现这样的弹幕,
良堂的是:这是什么捧哏的,全靠堂堂自己撑着,捧哏的怎么丧着脸,别耽误堂主了,堂主换个捧哏的早火了,九良对堂主不好,总动手,腿子活都是堂主的,心疼堂主
我的观点:孟鹤堂和周九良搭档绝配,小先生就这风格,乐意咋滴吧,没看见孟哥每次看见小先生都美滋滋的吗,没看过观众怼孟哥,九良怼观众的吗,九良话少,但是句句抓到点子上了,我就想问一句,包袱响没响,九良17岁跟着孟哥说相声,这是孟哥一手带起来了,自己家孩子自己不疼,谁疼,你们要是真心疼说不出这话了。
九辫的是:九郎对二爷假惺惺,九郎唱歌跑调,嘴碎,耽误二爷,九郎心机重,还有就是张云雷除了柳子活还会什么,全场全靠姆们九馕救场,换搭档吧
我的观点是:依旧绝配,假惺惺,你假一个给我看看,先假个五年,辨哥南京都啥样了,九郎认哏,那时候基本上辨哥站起来的几率很小,九郎演出的时候别人介绍这是我搭档,九郎说我搭档是张云雷,九郎在这期间搭别人的时候,口误过张云雷,这能假吗,我相信当时候九郎在,辨哥出不了事。辨哥会的很多,姆们什么都会,我不觉得辨哥相声说的不好,真好,特别好,他俩都给别人搭档过,效果呢,有一种化学反应就是九辫,知道吗九郎就想给辨哥捧哏,辨哥身边不站着九郎不踏实,这辈子都散不了。
龄龙的是:百度头条德云社角儿的注解,90赌球输的什么都没有了,
我的观点:请问一下这件事是不是个人事件,还有,你怎么就是姆们90赌球,你怎么就知道姆们90输了,你怎么就知道姆们90输的啥也没有了,真是想瞎了心,没证据啥都敢说是吗,是不是没接受过大楠的相声锤炼,我此时特别想这这个注解的人,下次说相声的时候,你一定给大楠当回逗哏,让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
四饼的是:烧饼长的丑,分不清谁是逗哏,谁是捧哏,烧饼太闹了,白瞎小四了,他俩相声听着心烦,烧饼胖的时候说胖,瘦了说丑
我的观点:这俩也绝配,分不清你瞎呀,主食男神很帅气,知道吗,吃你家饭了,烧饼啥时候在我心里都是男神,闹腾你别看呀,一个视频半个多点,这弹幕嘲笑的,咋地现实过得不如意呀,闹腾你别看,丑你出去,四饼十多年了知道不,亲人,最有默契的搭档,有一场钢丝节,小四和侯爷在台上讲冷笑话,烧饼在后台换衣服,听见小四讲冷笑话,一直哈哈大笑,说多可乐,在后台呀,前面听的特别清楚,烧饼底多大声,就怕小四尴尬,小四也是。
总结一句话,黑可以,不要打着粉丝的名义去黑他们,怎么着,一个个拆散了,你上台陪着演呗,那真是不买票听相声,真划算,最后补充一句欢迎黑粉diss,黑粉一句话爱谁谁

【红海战争30题】我不愿让你一个人

🌟OOC 后勤组 吐便当吐残肢
⭐️名字和故事没什么关系
✨私设如山...我文笔非常...
@Messia妖妖 
满身是血的庄羽奄奄一息地躺在贝拉家的羊圈里,咬着牙向前匍匐前进安装上了蛟龙的通讯器,合上眼之前他对自己生硬的扯出了一个微笑。陆琛急忙赶过来看到地上不省人事的庄羽,脑子里一片空白,疯狂的开始大喊起来:“庄羽!庄羽!庄羽——!”
陆琛大口大口喘着气从床上挺身起来,靠着舰外昏暗的月光,看到窗前的书桌旁有人影,心里才踏实点。但窗前书桌旁的人似乎盯着陆琛一直在看,还未等陆琛定下神来,那人已先开口:“琛哥,又做噩梦了?”陆琛又深呼吸两口气回答道:“小羽我没事,就是又梦见伊维亚那时候了。”庄羽摁开了床头的灯,灯发出了温暖昏黄的灯光,照亮了两个人的脸,也照亮了陆琛枕头上一大块因为做噩梦而出来的汗渍。
庄羽在寝室靠窗的小桌子上在写着什么,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点什么,一张张淡蓝色的纸张印着中国海军的字样,封底右下角庄羽整整齐齐地写着两行字:
英雄从来不是超人
不过是以命换命。

而第一张纸上工整地写着:任务报告,四个大字。庄羽咬着笔苦思冥想也只有在自己被恐怖分子袭击后,自己安装上通讯器,再往后也只有无止的梦境,醒来之后的自己每天强忍着痛苦做康复训练,但他的意识里依稀记得梦境中有一个人一直在呼唤着他,他想要循着声音去寻找那个人,却寻找不到方向,只有无尽的黑暗和痛苦在身上蔓延。其实庄羽不久前就在出神看着陆琛平稳的睡颜,而后这一丝一毫的记忆又被自己拉扯出来不断地回忆。被人一声惊呼找回了自己的思路,在陆琛醒来看到庄羽完好无损的坐在寝室里写东西,他其实一点实感都没有,但像是梦中梦一般困住了他。陆琛强扯出一个笑容对着庄羽笑了下,庄羽看了手边的时间,3月19日 23:19分,已经很晚了,这是对于舰上熄灯时间后来说。陆琛今天没有什么任务,就休息的早点,因伤归队的庄羽要写一个报告,但是怕影响陆琛的睡眠,就没有开小台灯,虽然这样对眼睛非常不好。
夜渐渐黑了,坐在窗前的庄羽听到霹雳啪啦的声音,似乎是外面下雨了。屋里安静的除了雨声也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,庄羽有些累了,趴在书桌上休息。这时庄羽身后传来一声低沉又略带沙哑的声音:“小羽,生日快乐,累了就休息吧。”庄羽坐起身回过头,看见陆琛靠在窗边,也许是盯着他看了许久。庄羽挠了挠头,掀开一张纸,在上面写着:祝自己生日快乐,新的一年蛟龙突击队都要健康,还有....在“有”字刚落笔时,一个人影挡住了一些光亮,用手敲了敲桌面,说到:“还有什么?”庄羽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,却有些支支吾吾,说:“还..还有琛哥你去休息吧,我写完就睡。”陆琛的好奇心上来了谁都拦不住,偏要搬把椅子坐在庄羽旁边看着他写完这句话。庄羽侧过头看着陆琛,笑了笑,继续写到:还有我希望琛哥、石头哥、我都要好好的,不要再受伤了。陆琛看完庄羽写完的这句话,不禁笑出了声音,可这次,陆琛没有皮,摸了一把庄羽的短发,就回去睡觉了,不过收获了庄羽同志友好的白眼一枚。
平静的一晚就这么过去了,早晨依旧早训,吃饭,各司其职,搞的庄羽眉头紧锁,毕竟今天是他的生日。这时队长过来说:“小羽,今天的晚训你可以减少一些去修你的机器们。”被一旁的副队听到了,副队说:“这样吧,今天晚上晚训你就别训练了,这算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礼物吧。”一旁的队长并不敢说什么。在下午的时候,大家纷纷祝贺庄羽的生日,这也同样是祝福他可以顺利归队。但是却少了一个人的身影,庄羽拉着李懂问到:“琛哥呢?”李懂看了看四周,说:“他今天看你中午没回宿舍就回去了,一直都没出来过。”庄羽走回宿舍,敲门却没人开门,在准备要走的时候,一只手拉着了他的袖子,庄羽回头,看到的是陆琛大大的笑脸。“小羽生日快乐,礼物晚上给你。”说完陆琛就走了,留下了原地一脸懵的庄羽。庄羽推开门看到整齐的书桌上摆着两张纸,而旁边的垃圾桶里有一些团着的纸,庄羽好奇的坐了下来拿起来纸看。一张上面写着:我亲爱的庄羽,生日快乐,因为伊维亚的任务,我内心对你的情感又深了许多许多,你对我到底有多重要,看到你的那一刻,我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。另一张上面写着:以后我不会让你落单,不会再让你一个人。
庄羽翻出来那些一团一团的纸,上面全部是第二张纸上面的那一句话。他笑了笑,低头自己呢喃到:琛哥,我会跟着你,以后不再是一个人。在庄羽站起来后,陆琛从门口进来拥住了他。